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09的文章

愛我‧請在下一站等我

[轉載來源]愛我‧請在下一站等我 @ 塵襲的幸福工坊
http://heavener.pixnet.net/blog/post/24415301


無意間發現這篇文章,寫的真是好。尤其喜歡這段:
幸福,近乎唾手可得,又似乎遠在他方。

其實,幸福不會發生在你爭我奪之後,也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得到,方法無他,放手即是。遇見喜歡的人,就放他自由,是你的就會回來,回來就要好好珍惜,用一輩子的時間去經營這段感情。

人總是要從眼淚中成長,明白一生冀求的幸福位於何方,並給予真愛無限的寬容。

不強求,不打擾,慢慢來,不急躁,我會先在下一站,靜靜地等妳的。

挑戰四公里

今天下班照例去健身房練跑步機,說是照例其實也只有從上禮拜才開始,其實算是陪同事Dustin跑的,我根本沒有跑步天分也不愛跑步,第一次跑跑1000就受不了了,到後來漸漸可以跑到3000,其實也是某種動力在驅使我的。

##CONTINUE##
今日早上還好,下午起心就莫名的痛苦起來,難道是因為Dustin快離職而哀傷不已?不,絕無可能!Dustin問說該不會是還在想三週前的那件事吧?唉,我該承認嗎?只好趕緊拉他去跑步轉移話題,藉由跑步希望能忘卻許多煩惱事。終於到了八點登上跑步機,開始慢慢的踏步、調整呼吸,一步一步穩健的踏著。跑了大概1500左右,大概是腦部缺氧的關係,我輕輕闔上眼睛,竟然出現幻覺!往事一幕幕像投影片一樣的在腦海中播放,那又甜又澀的感覺從胸口不斷湧出,已經極其忙碌的心肺還得額外承受這酸楚,真是難為他們了!我滿臉是汗,大概和著些許淚水吧,怕旁邊的同事發現,趕緊睜開眼睛擦拭一下。

後來因故停下來接個電話,繼續跑時發現里程竟然歸零了!只好從頭開始,當里程又跑到3000時,體力和腳力都已經到了極限,很想停下來休息。但是又想起某些事情,就覺得雙腿的僵硬和腹部的酸痛,比起內心的煎熬,真的一點都不算什麼,如果身體的劇痛可以稍微帶走心裡的悲痛,那要我跑到死我也甘願。當下決定忍痛繼續踏著,直到筋疲力盡方才甘休。加上之前歸零的里程,今天應該跑了四公里了。我從來都不知道跑個步可以這麼痛苦,這麼的累。但什麼事總要經歷過、嘗試過方知箇中滋味。我在挑戰我的極限!!!

玉蝴蝶-晁沖之

目斷江南千里,灞橋一望,煙水微茫。盡鎖重門,人去暗度流光。
雨輕輕、梨花院落,風淡淡、楊柳池塘。恨偏長。佩沈湘浦,雲散高唐。

清狂。重來一夢,手搓梅子,煮酒初嘗。寂寞經春,小橋依舊燕飛忙。
玉鉤欄、憑多漸暖,金縷枕、別久猶香。最難忘。看花南陌,待月西廂。

##CONTINUE##
我很喜愛這首宋詞,將心中百轉千迴的思念之情做細膩的摹寫。從「目斷」破題,遙望灞橋,縱然目光千里只得一片渺茫,「盡鎖」將渺渺煙水狠狠阻隔開來,原來是「人去暗度流光」。自故人離別後,暗自孤寂的虛度時光,想來不禁黯然神傷。

「雨輕輕」這句是巧妙的過門,自然的引領讀者、悄悄的將時光帶回過去。緬懷當初江南庭院景致,往日相處的種種旖旎風光,思愁翻騰而恨不可得。「佩沈湘浦,雲散高唐」是借代兩個用典(鄭交甫漢皋佩亡、楚襄王雲散高唐),兩個典故都是說明因為與情人分手後,深深鬱鬱的離愁。

「清狂。重來一夢」過片亦是一絕,原來上述心緒皆為夢中虛景,一切不過是清狂一夢,佳人美景只能在夢中奢求,夢醒後徒留遺憾與不捨。只好搓梅煮酒來排遣寂寞,在如此風光明媚的初春,應是萬物蓬勃而長的美好季節,「小橋依舊燕飛忙」,卻是景物依舊、物是人非,輕描淡寫,娓娓述來、卻處處哀傷。

最後幾句,也是我最熱愛的幾句,「玉鉤欄、憑多漸暖,金縷枕、別久猶香。」這主角與其說是作者,不若說是遠方的佳人,作者設想遠處的佳人應也飽受思念之苦,愁緒難耐,或登臨憑欄送目,期待良人歸來,憑久而玉欄漸漸生暖;或無聊回房,睹物思人,良人枕上餘香又牽引出一縷相思、萬種柔情。看花謝月落,愁緒無處可寄,低迴不已。

現今的我也正體受這千刀萬剮、無孔不入思愁的蠶食鯨吞。儘管皮相外看來我是益發健康、正向積極,但體內的愛恨交雜、酸苦掙扎、無時無刻不在侵蝕著我的片片真心。惆悵,無法可解;思念,無所遁形。愛,真的很深。

太灰暗了

有人反應我的部落格實在太灰暗了,不知道指的是文章還是版型,希望他指的是後者,於是乎我來換個開朗點的版型,舊的黑底白字其實看久了也挺刺眼的,最後順便加個「...繼續閱讀」讓版面清爽一點。希望我在整頓心情、剪個俐落髮型、改頭換面,連部落格也換個風格後,重新出發,心境和運氣也能隨之轉好,最好幸福女神也能隨之降臨,謝謝。

三坑鐵馬道之鐵腿行

圖片
今天不知道是著了什麼道,從高中畢業後就從沒騎過腳踏車的我(這輩子騎最勤的時候只有念武陵上下學時),竟然答應阿砲的邀約,騎單車去大溪。一早起來我原本想向也有在用單車運動的小舅借安全帽,正在看葉問的小舅竟然說:「可是我也想去耶」所幸我從床底下找到了當初念武陵送的單車安全帽(10年以來從來沒用過,積滿滿的灰塵),於是小舅騎著他心愛的小摺,我騎著家裡塵封已久老爸買ESCAPE送的「雙避震」越野捷安特,阿砲騎著他調教已久的TCR公路車,雖然車子等級完全天差地遠,但我還是不怕死的出發了。

##CONTINUE##
雖然我騎著無敵費力的爛車,但我堅信「勤能補拙、人定勝天」的信念,一圈一圈使勁的踏著。不過,有些事是不能一廂情願的,沒練過就是沒練過,才從阿砲家才騎到介壽路約8公里左右,大概是姿勢不良還有從來沒練過一下子突然騎這麼久,乳酸一直堆積,整個骨盆酸個不停,連老二整個都是酸麻的(很奇妙的感覺XD),我已經遠遠落後他們約200公尺了,又不想停下來休息,只好不停變換姿勢,奮力追趕。終於,好不容易快騎到大溪了,國道4號桃園往大溪有一段1.1KM約7%的險降坡,滑下來時覺得無比暢快,但轉念一想等下回程不也只能走這條,不禁暗自叫苦。

終於到了大溪橋,這橋已改為純觀光用,橋身採用巴洛克風格的華麗建築,相當雅致(晚上燈光更是迷人),當然,我們目的地不是這裡,而是從這裡往下的「三坑鐵馬道」,從這裡到處有如上圖的招牌指示還剩幾公里,岔路都還有地圖導覽之類的,算是有精心規劃的單車道。騎進三坑鐵馬道後,田園風光開始進入眼簾,兩旁有些許稻田,大部分是韭菜田,徐風吹起一陣陣的韭菜香傳來,雖然我不愛吃韭菜但這香味倒也提神。兩旁田埂邊的白蝶逕自飛舞著,有一次騎經過閃避不及,一支白蝶就這樣黏到我的車上、動彈不得,待我放慢速度牠才飛得走。這鐵馬道沿著石門大圳而建,路面寬廣,兩側皆有林蔭,並闢有蝴蝶花廊、油桐花徑、三坑泉水、咖啡林道等等景觀區,看似是個適合闔家出遊的好景點,但是其實是危機四伏的,有些上下坡真的很陡,還有一下坡未到盡頭又要馬上轉彎的,旁邊就是完全無護欄、有高低落差的田埂水溝,對我這初學者而言實在是很刺激,還有他的路線是呈8字型的,我們第一次隨意的騎,騎著騎著經過了約8KM左右,竟然鬼打牆的回到原點。這時小舅先走了,只剩我和阿砲繼續挑戰那不知在哪的終點「三坑老街」。後來到了關鍵的分岔路很機靈的停下來研究地…

[葉問]之我要打十個

詠春,葉問。純粹是部爽快的武打片,葉問(甄子丹 飾)一開始對廖師父(陳之輝 飾)的閉門切磋,拿雞毛撢子修理踢館的金山找(樊少皇 飾)的武打場面都大呼過癮。很多影評都拿來跟「霍元甲」相比,因為抗日的時代背景相近、都是一代宗師、都代表中國人的自強不息,我覺得兩部表達的哲學觀念不盡相同,都算佳作,沒有高下之分。

##CONTINUE##
詠春拳打起來真的很好看,一推一檔、有攻有守,快慢之間,剛柔並濟,卻又不像太極,詠春專擊要害、拳拳入肉、招招到位。不過電影總是誇飾了點,葉問在整片好像是無敵的,除了最後的三蒲武介(池內博之 飾)外,沒人打的到他,而最後那場決鬥三蒲一下就被打趴也實在太弱了,沒有最後大魔王的感覺。

而裡面的葉問的幾句耐人尋味的名言也是流行一時,「這個世上沒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多麼疼愛老婆的台詞,雖然與史實不符)、「不是輸贏的問題,是我在吃飯」(對廖師傅說)、「這不是南拳北拳的問題,是你的問題!」(對金山找說)、「每個人要走的路,都是自己選的」(對沙膽源說),當然還有鄉民最津津樂道的「我要挑戰十個,我要打十個﹗」

葉問的老婆(熊黛林 飾)這角色基本上沒有太大發揮空間,但演得還算稱職。從一開始過著豐衣足食的生活,到蘆溝橋事變後,家道中落、米缸沒米,她還是默默的撐起這個家,既使病倒了,還是無怨無悔,不離不棄。她說「我不管外面的世界怎樣,我只知道...我現在很幸福。」只要深愛的丈夫、兒子還在,全家人能在一起,就是幸福。

這並不是一部紀錄片,與歷史和傳記一定有相當出入,與其探討葉問這片與詠春是否符合史實,還不如感受一下片中葉問的人生態度。葉問他重情重義,應答大器,以退為進,謙遜中蘊含力量,不卑不亢的態度,才是本部片想傳達的正面思想,也是他受後人敬重的原因。

還記得那天在老丁家用投影機看這部片,「每個人要走的路,都是自己選的。」他語重心長的再跟我說一遍,我懂。人生的道路還很長,還會有各種選擇的機會,我只希望我每次的選擇都沒有後悔。

如果看見地獄,我就不怕魔鬼

圖片
這幾週以來我不斷重複著聽Tizzy Bac這張最新專輯,這樂團我幾年前在中央唸書時就很喜愛了,因為他也算中央出來的團(主唱惠婷和Bass手哲毓是中央校友),旋律創新音樂性夠、歌詞超有特色也是擊中樂迷喜愛的甜蜜點,還不認識他的可以看看博客來的介紹:

【樂團簡介】

Tizzy Bac是國內少見沒有吉他手的樂團編制,由Keyboard、貝斯加上爵士鼓的3人編制,塑造出獨樹一幟的所謂「鋼琴搖滾」曲風。 Tizzy Bac的歌曲主要都在探討現代青年的生活、困境和愛情的各種面向,希望使聽者正視生命中的負面經驗,繼而將它轉化為完整個人生命的動力,因此也自稱為「牢騷系」樂團。

##CONTINUE##
其實自他拿到金曲獎後越來越紅,已算是主流樂團了。這次的新專輯有褒有貶,有趣的是,褒的大部分都是新樂迷,貶的人大部分都是老樂迷。新樂迷沈醉在新奇、悅耳、耐聽的曲目,老樂迷覺得這次有點不夠「牢騷」、不夠Tizzy Bac風,反而有點迎合大眾的感覺。老樂迷一方面希望大家多認識TB,可以跟更多人討論、分享;一方面又不希望大家都認識TB,這樣自己的獨特喜好不就大眾化、一般化、不特別了......這種矛盾的感覺很微妙,我們常在生活中的很多事物都有這種矛盾感。

這團以前創作的風格比較偏晦澀、消極、黑暗,這次反而勵志、感人的歌變多了,感覺有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感覺,相當貼切專輯名稱。而我現在,正需要這種正面積極的力量呀!我還是相當喜歡他們這次的創作,畢竟他陪伴我最近數個難以入眠的夜晚。其中我最推薦的是下面這兩首歌,歌詞完全打中我心,編曲也超棒。光看歌詞可能覺得沒什麼感覺,配上音樂就變的超完整的,真的強烈建議沒聽過的朋友可以先聽這兩首入個門。礙於版權關係又是新發的專輯,在此我就不放連結了,各位看倌有興趣可去官網試聽唱片行買或私下找我低調。

《如果看見地獄,我就不怕魔鬼》這首前奏一下我就超愛的,後來鋸琴再加入更有種進入「地獄」的黑色幽默感(好像任天堂某遊戲的地獄關配樂似的),到了「我不該窮緊張,這世界好大;還有恆星仰望,宇宙可以信仰。」突然升Key轉調,彷彿有人在跟你對話鼓勵你走出來似的,這裡編曲手法實在高明。到最後那句咒語時帶入另一個高潮,我們也才知道他想表達的到底是什麼地獄,原來我也正在經歷歌曲內的這段地獄過程,不過重複那句咒語沒什麼用就是了,我還是過了很多個「夜裡破碎、天亮時憔悴」的夜晚,哈哈。

至於《鐵…

[畫皮]之什麼叫做愛?

永遠記得齊天大聖西遊記裡的一段...用來作個引言。

菩提老祖:如果你愛上你討厭的人呢?
至尊寶:我怎麼會愛上我討厭的人呢?天啊!你告訴我啊?

菩提老祖:愛需要理由嗎?
至尊寶:不需要嗎?

菩提老祖:需要嗎?
至尊寶:不需要嗎?

菩提老祖:不用這麼認真,我只是討論罷了!需要嗎?
(喃喃自語地走開…)

##CONTINUE##
愛的種類和體現太多,我們可能會因任何理由愛上一個人,但其實「不需要理由」也是其中一種理由。愛上一個人或許不需要太多理由,但不愛一個人一定有其理由。這部戲每個角色的感情環環相扣,錯綜交雜著各種表現的愛,最近再看一次,相較第一次看,感觸深刻,滋味無窮。可以討論的太多太多,我只節要說些感觸。


1.小唯對王生的愛

小唯對王生就是單純的欲愛,想作王夫人,想要完全的佔有。片頭當山賊老大說「我連心都可以給你」小唯回道「唉呀,抓到了」此時小唯不懂愛,她眼中的愛情只是換取食物的來源。狐妖不懂愛,更不懂人世的道德禮儀,她對王生是純粹的自私的愛、慾望的愛、佔有的愛。但她的愛也並不無可取之處,若小唯想殺死佩蓉然後穿上她的皮和王生在一起的話,她早就成功了,只是這樣王生愛的還是佩蓉,不是她。她對佩蓉說「我要是殺了妳,王生就會惦記妳一輩子」她要王生真真切切的愛上小唯這個人而不只是單純滿足當王夫人的慾望,但此時,她仍不懂愛。最後,當王生抱著佩蓉的屍體冷眼看著她,然後面無表情地朝她刺上一刀,這時才是小唯刻骨銘心的時刻,她一心以為佩蓉一死就能佔有王生,但王生卻寧願刺她並死在她面前,此時,她終於懂愛了。於是放棄千年修行的代價救治王生,此時的她終於懂得犧牲,但為時已晚。

2.佩蓉對王生的愛

佩蓉的愛屬於一種忠愛,她對丈夫一味的盡忠,不免有點古代傳統女性三從四德的完美典範。她從捨棄這麼愛她的龐勇到選擇了王生後,便一生忠貞不二的深愛自己的丈夫。雖然她早看出小唯是狐妖,但在丈夫面前並沒有撕破臉、沒有無理取鬧,反而是耐心的找證據。在找不到小唯身上的妖印之後,佩蓉含著淚在丈夫的要求下對小唯道歉,甚至再任憑小唯大膽地提出納妾的請求,她也曾自嘲「或許是我這個做妻子的不夠大方」,最後答應讓小唯為妾,這是從衝突、對立到為愛的委曲求全。後來為了丈夫甘願為妖,背負一切罪名,就算被世人唾棄追打也在所不惜,這時她的犧牲之愛近乎有一點「大愛」了,從她喝下毒藥時除了要小唯不要傷害王生之外,還要小唯不許再殺害其他人才肯喝下毒藥這點可知,最後她…

我愛的人

歌名:我愛的人
作曲:周杰倫, 編曲:吳慶隆
監製:包小松, 填詞:施人誠
我知道故事不會太曲折 我總會遇見一個什麼人
陪我過沒有了她的人生 成家立業之類的等等

她做了她覺得對的選擇 我只好祝福她真的對了
愛不到我最想要愛的人 誰還能要我怎樣呢

我愛的人 不是我的愛人
她心裡每一寸 都屬於另一個人

她真幸福 幸福得真殘忍
讓我又愛又恨 她的愛怎麼那麼深

我愛的人 她已有了愛人
從他們的眼神 說明了我不可能

每當聽見 她或他說「我們」
就像聽見愛情 永恆的嘲笑聲

每當聽見 她或他說「我們」
就像聽見愛情 永恆的嘲笑聲

##CONTINUE##

剛在某歌唱節目聽到這首老歌,咀嚼了一下歌詞,呼吸突然就抽慉,哽咽了起來,嚇到了身旁的老媽,原來有些所謂經典的芭樂歌確實有他存在的道理,反而是自己是心境不夠,體會不到。但其實看似再狗血、再單純的歌詞,情境符合,也是有深深觸動人心的時候。古人說「文以載道」,現代人多是「詞以寄情」,藉由歌聲歌詞來一抒己懷,快樂時唱歌、告白時唱歌、求婚時唱歌、連失戀時也唱歌,音樂確實是上帝創造用來撫慰人心的絕妙物事。我也曾經很貼近音樂的本質,但是音樂她卻遠離我了。喔不,別再嘲笑我了,朋友們。

生年不滿百

作者: godkrab
看板: 42-310
標題: 生年不滿百
時間: Thu Jun 7 14:17:18 2001

生年不滿百,
常懷千歲憂。
晝短苦夜長,
何不秉燭遊?

在冬天如歲末之際,確是晝短夜長,若能得一良友為伴秉燭夜遊,的確是令人神往,當然不一定要找蠟燭,手電筒之類的也很好用,能並肩同行,傾談心中事。在漆靜的夜裡低視藻荇相橫,仰望星光齋月。締造"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耳"之境地。人間至樂,得之則此生不枉矣。

我得此幸,這一生中已創造了無數個使我能低迴品嚐幸福的時刻,我深深瞭解這並不是我一個人能創造的,所以我更彌足的珍惜周遭的一切,並由衷的感謝她。

[轉載]偶爾也回頭看看你深愛的人

親愛的,最近,我老覺得戀愛就像是兩個人在搶同一張椅子;一張名為被愛的椅子,先坐穩的人是贏家。在我們的愛情裡,你幸運地找到椅子先坐下了,其實,我可以不在乎,因為我喜歡看見你幸福的笑容。只是當我站在你身後好久、好久,仍不見你喚我坐下時,心、有一些些冷。

##CONTINUE##
我以為我可以忍,所以拼命說服自己:所謂的幸福,就是看心愛的人得到幸福。於是你還是好端端地坐著,背對站在你身後日益憔悴的我。

親愛的,請原諒我漸漸開始質疑,一個不幸福的人,能不能給人幸福?

還記得那天,我好不容易鼓足勇氣拍了拍你的背,渴望告訴你我所有的委屈。只是當我見到你的微笑,竟什麼都說不出口,這才驚覺,原來自己是這麼愛你,愛到害怕失去你的笑容。於是我什麼都沒說,於是你仍好端端地坐著,坐在那張、名為被愛的椅子上。
朋友說我把你寵壞了,讓你不再成長,反而變為一個任性的大孩子。我無力反駁,因為當我回頭檢視過往,才看清其中過多的不對等。我們的愛情並不健康。


有天,朋友問我為什麼想談戀愛。『好像打從談戀愛以後,就再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了…』 我偏著頭陷入沈思。

『試著想想看,或許妳就會看得更清楚。』朋友若有所思地說。

最後,我用一個微笑敷衍了這個我答不出的問題。但是回家的路上,當公車駛過一個個紅綠燈,當初對愛情的想望便益發清晰。我渴望和你平分那張被愛的椅子。我希望在我最難過的時候,有你寬闊的胸懷可以收容我難以釋放的脆弱。我希望你可以偶而陪我做做白日夢。我希望逛街時,你會發現矮你十五公分的我其實跟你的步伐跟得很累,然後放緩腳步… 但是事實上,你給我的愛情,卻將我原本的堅強磨成了逞強。


於是親愛的,當他朝我走來,並願意用真心為我拉開一張名為被愛的椅子時,我著實遲疑了許久,卻在瞥見你始終仍舊漫不經心的表情時,決定讓自己自由。因為,我真的好累好累了。

走出你房間時,天已經黑了。當你看見被我擱在茶几上的鑰匙時,會不會還粗心地以為我只是忘了帶走呢?在離你家三條街外的路燈下,我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

----
足警惕之,願大家時時檢驗自己的愛情健不健康,不要再重蹈我的覆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