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9的文章

淺談保險

剛剛趁著九點半下班後,我和壽險理財顧問敲定了時間,到二十四小時的MOS漢堡內,簽了份終身醫療險+防癌附約的保單。

保險常給予人一種負面的刻板印象,一聽到是保險專員往往大家就避之唯恐不及,但我個人卻從不排斥這個行業,甚至覺得這是一種很有趣的數學機率遊戲,我對這類金融商品的自我判斷還算有相當的自信,也會做非常多的功課來驗證你的說詞,不被「話術」左右,如果和你訪談後你能說服我心甘情願地買下這張保單,那至少在我心中你是合格且專業的。如果下輩子我的頭腦夠聰明的話,我希望能成為一個頂尖的精算師

然而,我一直覺得,如果相愛的兩人有計畫共組家庭,你或你的另一半至少要有一位對理財有相當的概念才行,這可以列為現代擇偶考量「麵包」層面的重要條件,如果兩人都是憑感覺消費、衝動型的「月光族」,或是兩人都只懂得傻傻的將閒置資金一直做近乎0利率的活存而沒有任何理財計畫,那結婚後的生活保障可能就不太妙了,婚姻的品質和幸福感也會大打折扣。婚前可由那位較有概念的一方,按照兩人的所得與現金流預先做資產的配置與規劃,將來結婚後繁雜的各種支出(結婚經費、蜜月經費、買車買房貸款壓力、每月家庭生活必要支出費、奉養雙方父母孝親費、養育小孩至大學畢業的支出、退休退場經費等等)才不至亂了陣腳,無所適從。


理財有很多種構面,如各種金融投資(如常見的房地產、股票、基金、債券、期貨或其他衍生性商品等等)、儲蓄方式(從簡單的活存定存、零存整付、整存整付到各式年金商品等等)、報稅技巧(新婚夫妻當年可分開或合併申報、列舉扣除免稅項目、降低稅負、節稅甚至退稅管道等等),而「保險」則是理財項目最基本的一環。保險的根本意義應該是將人身責任,藉由夠多的理賠額度轉嫁給保險公司。而這是最基本的風險轉嫁,因為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不可預期的意外會發生,運氣好點一走了之倒也一了百了,頂多籌一筆喪葬費,運氣不好走不了,半殘全殘,受病魔折磨終身並且拖累家人。如果一個人的人身健康都不能獲得保障,那還談什麼投資?談什麼退休金呢?保險無非是一種「以小博大」精神,企圖以健康體時付出小額的金額,去購買那個萬分之一可能發生的災難、卻又無力承擔的機率的保障。


所以,買「保險」就是買「保障」(無論是保障自己或保障親人),任何保單與此精神抵觸者!出局!

投資型保單,出局!(此平台無論如何,精算過一定比定期壽險+與投信或銀行買基金貴上數倍)

儲蓄型保單,出局!(同上,…

天外奇蹟之人生的捨與得

圖片
皮克斯2010年限量年曆(預購套票才有送的)

【心得感觸】

只有Pixar才能超越Pixar,今年的動畫《天外奇蹟》(UP),是皮克斯的首部全3D電影,也是皮克斯的第十部電影,象徵著一個嶄新的紀元,而明年六月即將上映「玩具總動員3」,是經典成名作的第三集,想必也是萬眾矚目的大作。

這部故事架構相當簡單,只有四字「追尋夢想」,沒有誇張炫目的特效,沒有譁眾取寵的劇情,皮克斯試圖再度引領觀眾們認同這份完成夢想的單純感動。

皮克斯「說故事」的能力一向是無庸置疑,萬里尋子的小丑魚、誤闖舊城鎮的閃電跑車、退休超人家庭的困境、夢想當大廚的過街老鼠、愛上高階機器人的垃圾回收機器人,天馬行空的創意一次次的感動著每位影迷。這次動畫所要表達的故事,個人認為和「瓦力」一樣根本不是拍給小孩子看的,有所歷練的成人們才能領略其中愛情、親情和理想的鋪陳。張力和格局或許不如去年獲獎無數卻叫好不叫座的「瓦力」,但仍是個雅俗共賞、笑中帶淚的年度好片。

老實說,我覺得只看一遍無法完全領略所有細節,也無法滿足自己對皮克斯的熱愛。所以這部片我一共進了電影院看了兩遍,第一遍是一般版,第二遍是3D版,3D的特效果然令人驚奇,人物、背景都變得凹凸有致卻又恰到好處,不會讓眼睛太累,連一開始的預告都是3D的。看一遍時,看的是新鮮,心情隨著緊湊的劇情而上下起伏;看第二遍時,看的是細節,感動的點更深刻了,厚重的3D眼鏡也無法遮掩悄然滑落的淚水。



片頭按慣例送一部精彩度絕不輸正片的小短片,這次是雲寶寶(Partly Cloudy),是段描寫烏雲和送子鳥間堅定友情的小動畫,故事雖短卻相當精緻。相較白雲創造著可愛的小狗小貓等生命,烏雲總是做出鱷魚刺蝟等不討喜的動物,害得和他合作的送子鳥總是被整的可憐兮兮,當牠跑去找另一朵白雲時,烏雲以為被背叛了,憤怒的閃電打雷,而後難過的哭了(下雨)。不料,送子鳥只是去白雲那取得護具回來(雖然後來這次是通電的電鰻寶寶,戴護具還是沒用),以便繼續和他合作,烏雲開心的呵呵笑了起來,我看到這裡時卻悶悶的想哭。

身邊或許也有這號人物吧(先承認就是在說自己!),比較孤僻、自卑、不可愛,既使知道該如何示好,該如何大方表現,自己卻無法說服自己成為那樣的人,等到真的被冷落甚至遺棄時,卻又只能獨自傷心。其實內心渴望被關愛的人所瞭解、接納,而透過不斷地溝通和努力,讓對方終於體會到自己的付出,那該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單車與自己的對話

圖片
騎乘單車,與其說是種熱門的有氧運動

不若說是一種自己與自己對話的時刻


傾聽自己心肺的規律跳動,觀察自己每條肌肉的運作

看似單調的踩著踏板,心思可隨之不斷輪轉

藉此反省自己最近的表現是否符合自我要求

趁機檢視自己最近的生活是否過得順遂如意

回想過去,放眼現在,擘畫未來,為每個階段的自己加油打氣

專心騎車至某種領域,常達到物我兩忘的境界

叫我忘卻俗事煩憂,煩惱陰霾消散!


藉由不停地踩踏,兩旁景緻緩緩隨之捲動著

雙睛貪婪的捕捉每一刻的風光

讓陽光逼出的汗水勻稱的浸潤每一吋車衣

洗滌工作一週所積累的疲憊心靈

撫慰一種難以被旁人所理解的心情

盡情揮灑年輕的身影,更顯飄逸



途經大地美景,或一抹山嵐,或一湖池水,或當地名勝

不受限制,隨時可停下來以鏡頭和快門來仔細紀錄

無論是平淡無奇的風景照,或是有趣特別的搞怪照

張張都是珍貴的記憶,張張都是一連串動人的故事



長程的路線、陡峭的上坡

也是一種自我意志的長期抗戰

每當汗水淋漓時,遂取下水壺暢飲

感受那股久旱甘露直沁心脾的快意


而用盡所有最後一份氣力,到達終點的剎那

那種單純的成就感,引發了的最原始的快樂與滿足



我想每位單車客在奮力踩踏時的身影與靈魂,都是很美的

那種美,無以名狀,只能自行用盡周邊全身的感官去體現



推到 Plurk!

2009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圖片
兩週前抽空去世貿看了這個展覽(再次感謝Justin的賜票),想要貪婪的吸取一些藝術養分。展出作品來自世界各地的畫廊,包括台灣、香港、中國、韓國、日本、印尼、新加坡、菲律賓、馬來西亞等等。每一區的作品非常獨特、非常多樣化,參觀品質和動線也設計得非常好,不會有擁擠的感覺。

今年的主題好像叫「美學與環境」,原欲以藝術做為媒介,喚起大家省思全球環境的衝擊與變化,進而延伸出「因人而藝」的思考主軸。值得一提的是,這個Art Taipei 2009展期只有短短五天(8/28-9/01),門票賣的也不便宜,卻還是充滿了很多參觀的民眾,顯示市民真的是普遍養成藝術欣賞的好習慣,而主辦單位也會將門票全數捐做八八水災之用。

我看見很多國家的藝廊拿出他們最具的作品出來參展,這個博覽會的作品和媒材真的是非常多元,傳統的油畫、水彩、粉彩、膠彩、水墨、國畫、攝影,銅雕、木雕、石雕、紙雕、壓克力雕,還有更多我說不出來的素材,還有短片藝術片的「電子錄像區」,甚至還有導入科技加入機械關節的作品。雖然新加坡那區的整套「西遊記」雕塑讓我印象深刻,雖然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鮮明風格的畫作讓我驚豔,雖然日本韓國的東洋風的女孩塑像使我覺得清新可人,不過我有刻意留意我最讓我欣賞感動的作品旁的名牌,大部分都還是台灣人呢!這些我不認識的新生代藝術家(我很羞愧的只能辨識出楊英風YuYu-Yang大師的雕塑),真的是非常有創意,藉由欣賞這些藝術大作也不時激盪了我一些新想法,只是作品太多時間太少,也只能囫圇吞棗一番了。

我覺得台灣這些藝術家相較於其他各國新銳,「我們真的不差!」實在不必妄自菲薄,只要將藝術再更生活化,例如裝置藝術、產品藝術、行為表演藝術、塗鴉、互動設計等等,活絡藝術市場,總有一天能與歐美的藝術市場並駕齊驅的!

電子錄像區的某部影片,我一直在研究來往的路人有無重複

加入機械裝置「頭會動的」雕塑作品,作者是「黃贊倫」,宜蘭人

現場即興的塗鴉創作表演

後方怎麼有惡狠狠的眼神一直瞪著我!

出來後我還有去旁邊的「台北魅力國際服裝服飾品牌展」晃晃,這展我更是只能走馬看花,我對所謂時尚流行服飾品牌真的是一竅不通,只有對濃妝豔抹、奇裝異服的麻豆們覺得有趣(雖然我真的很討厭化濃妝的女生,但我想這也是藝術的一環吧,就像國劇的臉譜一樣)。我有看見輔大織品系、實踐服設系等等都有參展,也看見應該是某外國設計「大師」站在台上講著…

高手125的故事

圖片
這篇不是在說125位高手的故事,而是在說屬於我的機車的故事,高手125是SYM那款機車的型號。

不久前,在騎著省道返家途中,歸心似箭的我,正騎到80左右享受那些許的速度感的時候,猛然聽見「啪」的一聲,然後突然間動力全失,無論怎麼催油門,後輪都沒有絲毫動力,當下就心想「完蛋了!該不會是皮帶斷了吧?」只好趕緊滑行到外側,乖乖的下來熄火牽車。

台一線平常只要行經市區,隨處可見許多機車行,但在你真的發生問題時,往往都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鬼地方,而當你認真想隨便找一家車行修車的時候,他就像刻意躲著你一般,怎麼都遇不著。幸好我還算好運的,頂著大太陽往前牽了幾百公尺後,便看見一家機車行,師傅一看果然是皮帶斷了,結論當然是花錢消災了事。


修車等待的時候,我對旁邊兩三隻對我猛搖尾巴的狗狗逗弄玩耍著,其中一隻明明剛剛還在吠前一個客人,看到我時悶哼一聲,就一步步靠過來嗅我,我觀察他後方的尾巴規律的左右擺動,知道他不至於咬我,便放心的輕輕撫摸著牠的頭,牠好像很享受似的,後來牠索性趴在我腳邊做起白日夢了。我看著師傅將刮痕累累的車殼卸下,露出積滿厚塵的引擎蓋,隨即想到,這台車買來至今好像都還沒斷過皮帶?這台車我騎了多久了?



還記得這台車是大三那年才買的,自己從來不是個愛趴趴走的人,買車的理由純粹是因為必要。大一時強迫住在校內,沒有非得騎車的需求,(就算偶爾有也是向室友借,丁爺感謝你啦!)大二住在學校後門附近,上課時有另一個同班課表相同的室友一起上課,可以搭他的便車,(雖然後來大二他就被二一了...)就算自己出門也是走路可及的距離,也沒有買車的需要。到了大三,搬到了離學校更遠的距離,能載我的同班室友都不見了(真的不是我帶衰阿),眼看教室離我的床的距離越來越遠,我蹺課睡覺的機率也越來越高,驚覺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便和家人討論一番後,家人便同意添購一台機車。


對我們家而言,機車一向只是個代步的工具,於是一開始便想找「值得信賴」的二手車。在我家馬路對面的巷口轉角處,有一家「X興」機車行,因為離家近,我和老爸便先進去那逛逛看看,老闆很親切的端上兩杯茶,操著可愛的台灣國語的腔調招呼我們,而我老爸也迅速的裝熟起來(好歹也算老鄰居)。一開始是大家品著茶的茗香,聊起茶葉和茶壺等等「茶經」,說起茶壺茶杯茶盤,這可是老爸畢生的興趣呀!老爸的話匣子一開便停不下來了,一會兒說大陸的哪裡有便宜的茶壺,一下又說認識大溪和鶯歌的哪位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