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0的文章

台北香頌室內樂團的魔弦弓舞

圖片
今天下午去聽了一場「魔弦弓舞」的音樂,演出的是「台北香頌室內樂團」,演出的曲目剛好都是我很喜歡的(我本來就很喜歡莫札特的喜歌劇),如同節目單上和官方部落格上「演出說明」所說的,這場演奏會的還精心設計了一個小前提動機,原來是這群魔力提琴手們要克服重重難關,攜手合作共同破除黑暗魔咒來著!比一般音樂會多增添了些許主題性和故事性,聽起來也多了份想像空間,頗具巧思。

不知道是不是要配合這個故事性,到了現場看了節目單才發現上半場的曲目順序又有所調整,變成如下的順序。我認為這樣的調動蠻好的,首先是「魔笛」序曲來做開場,奏鳴曲般的曲式給人莊嚴肅穆又不失期待性的感覺,接著當「我的愛已消失」感到悲傷絕望→「如果國破家亡時」→依然「女人皆如此」→靠著「忠誠的信誓」→順利舉辦「費加洛婚禮」。最後以這種歡樂曲風的圓滿大結局來做收尾,這些曲目依序串連起來,真的還蠻搭的。

上半場

莫札特:魔笛「序曲」
Mozart:Overture from “Die Zauberflote”

莫札特:魔笛「我的愛已消失」 (女高音/蘇秀華)
Mozart:Ach, ich fuhl's, es ist verschwunden from “Die Zauberflote”

莫札特:依朵梅涅歐「如果國破家亡時」 (女高音/蘇秀華)
Mozart:Se il padre perde… from “Idomeneo”

莫札特:女人皆如此「序曲」
Mozart:Overture from “Cosi fan tutte”

莫札特:牧羊人之王「忠誠的信誓」(女高音/蘇秀華)
Mozart:L'amero' saro' costante… from “Il re pastore”

莫札特:費加洛婚禮「序曲」
Mozart:Overture from “Le Nozze di Figaro”

下半場

馬斯奈:泰綺思冥想曲
Massenet : Meditation from Thais

蘇克:弦樂小夜曲
Suk:Serenade For Strings

皮亞佐拉:再會 諾尼諾
Piazzolla:Adios Nonino


我會接觸歌劇,是在東海時修了一門「音樂賞析」的通識課才開始的。我還記得老師是「陳思照」老師,他本身就是位出色著名的男高音,他在課堂上耐心的講解歌劇的聆聽重點和背後故事,讓我們看一部又一部最經…

電影《告白》觀後小感

圖片
這週末終於去看了《告白》這部日本電影,其實這部電影我很早就注意到了,早在今年四月時,我就寫了一篇網誌,是關於這部電影的預告片所用的配樂,(後來還有某網站剛好舉辦猜配樂贈票的活動,我那篇文章還幫別人賺到電影票了呢!)

這篇應該會很短,也就不爆雷不討論劇情了,這部電影主題圍繞著師生的關係,提到了校園霸凌,提到了「少年法」的社會問題,看了這幾句你可能以為這又是一部春風化雨、教化人心的熱血校園電影,但又全然不是這麼回事,這是一個訴說著復仇的深沈故事。

回想一下,校園、教室、走廊、雨滴、泥土、年輕男女的追逐身影、通通包圍在灰灰藍藍的冷調場景中,抬頭一望,僅有的些許陽光也被雲團層層包圍著,象徵意味濃厚。

導演中島哲也總將最關鍵的地方以慢格動作處理,必然搭配著節奏明快的配樂來呼應,使人屏息。導演、演員、演技、畫面、剪接、配樂都是一等一的藝術水準,是一部絕對值得一看,但你可能不會想多看幾遍的電影。


我沒看過《告白》的原著小說,聽有人說電影拍得比小說精彩,也聽有人說小說寫得比電影精彩。我想可能是先看後看的關係,先看小說再看電影的人往往覺得小說精彩,vice versa。

劇中會看到一個事件,但出自各自的角色,內心有各自不同的解釋和角度的「告白」。有人覺得這種表現方式很獨創新穎,看了令人大呼過癮,但我想這些人應該是沒看過「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和《竹林中》短篇小說,類似手法早在這位大師作品中出現。


每個人都有不為人知的陰暗面,都有著不願回憶的過往、不想訴說的故事。但無論你是難受的如何死去活來,受傷並不能變成傷人的藉口,這樣只會凸顯你的自私、你的脆弱,還帶點荒唐可笑的黑色幽默。電影情節把這些細微的情感給放大、極大化了,現實生活中可不能如此。


每當看這種探討人性的電影時,當下看完是會有一點不舒服,但是過了也就好了。

不知道為什麼,看完後會令我想起《傷心咖啡店之歌》裡頭的那句「黑暗並不能造成陰影,光亮才能」,我會想起「廢死聯盟」那死刑存廢的問題,我可能還會想哼起RadioHead的一些歌......。

榮格心理學書籍之閱後心得

圖片
大約兩個月前,我在公司的圖書館借了幾本「榮格心理學」的書籍,斷斷續續的胡亂看了一陣,真的對「榮格」這位大師蠻佩服的,比起佛洛伊德,他所創立的分析心理學派更深得我心。榮格終其一生都誠實的面對他人和自己,他的學說更是廣納百川、包容各派領域後歸納反芻之後的成果。趕快在還書前趁著還有感覺的時候,用最白話淺顯的方式,筆記一下我閱後整理的簡短心得,以免將來自己忘記,順便也在此分享給有興趣的朋友們。


1. 關於「人的內心都有兩種性格」:這是我們必須坦承面對的事實。主要人格是意識的,是可以理解的,是容易察覺的;隱藏人格是潛意識的,是難以理解的,是不易察覺的。例如內向的人也會有外向的情緒,反之亦然。又例如一向認為自己是很討厭看書的人,但是偶爾一不小心看到一本有趣的書又會覺得很精采。有時內心會對這種對立的類似想法而感到困惑、不真實、甚至覺得這樣的自己很虛偽。但其實這兩種看似矛盾的「自己」是同時存在的,都是最真實的自己。人的內心世界都有兩種性格,這兩種對立的人格是沒有衝突的,是互補的,有時無法在自身找到滿足,便希望周遭的人可以滿足這種性格,這種潛意識的「情結」或「陰影」加諸在對方身上的現象就叫做「投射」。

2. 關於「原型」:「原型」就是榮格心裡學最核心的的價值,榮格心理學可說就是「原型心理學」。原型代表的是古往今來所有人類共通的特質。例如看到貓狗會覺得「可愛」,看見媽媽就會想要親近擁抱、就會聯想到「偉大」。

3. 關於「自我」與「本我」:「自我」是個人的意識中心,是一種「理所當然」的存在;「本我」是意識與潛意識融合後的完整內心世界,是「原型」的最高核心。自我與本我兩者間必須達到平衡,否則就容易產生「心理疾病」。例如當自我被本我吞沒時,就會生「自大」,忽視旁人的感受,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或不斷重複著一樣的錯誤。當「自我」與「本我」不平衡時,要謙虛的凝視自己,而不是一廂情願的不斷為自己的行為找合理化的藉口。

4. 關於「個體化」:即自我和本我互相認同,並且融合為一的狀態。當我們能察覺自己意識和潛意識的存在,充分掌握自己的內心狀態,就會產生「幸福感」。榮格心理學上所謂的幸福,就是超越「物質滿足感+情感滿足感」的總和所達到的滿足感,是一種極致的喜悅。例如一對情投意合的恩愛夫妻,相處時沒有「陰影」、人格特質和意識與潛意識都能彼此互補,生活若也能衣食無虞,當物質和情感都獲得莫大的滿足時,就會達到「幸福…

愛恨交加的貝萊德世礦基金

圖片
貝萊德世礦基金(以前叫做美林世礦),自古以來一直是各大基金版的熱門TOP1首選的基金,不只台灣人很愛,全球的投資客也很愛,他是一個最典型的RR5基金,他的大起大落讓人著迷,他讓很多人賺了大錢,也讓不少人認賠殺出,可說是一個非常活潑、令人又愛又恨的礦業基金。


早在三四年前我就有買過這支「明牌」基金了,我知道這是美金計價的,都先在匯率較有利的時候先換美金,再直接用美金買這支基金,將來淨值上漲到達停利點時可以先贖回到美金帳戶,等待匯率漂亮時再換回台幣,如此一來,基金買賣時的匯率是可以自己控制的,藉此可大幅減少匯損的風險。當時本金少少,賺了20趴約末500美金我就跑了。之後在稍低一點的時後我又開始了這支的「不定期不定額」。隨著一路走貶的美金,和一路飆升的原物料、貴金屬所賜,最近幾天(如上圖,截至11/09淨值),他又悄悄來到了一年多的新高點,84.68,我看著我定期定額兩年多的投資報酬率變成了+40%左右,思忖著到底該不該贖回的考量(畢竟我贖回後還是parking在美金,不會強制換回此時匯率不漂亮的台幣),遂寫了這篇提醒大家一下,檢視一下手上的基金報酬。


有些人喜歡看技術面,喜歡看著線圖作技術分析,所謂技術分析就是「看線圖說故事」「一個線圖、各自表述」,這用在股票就已經是不太準了,用在一天只有一個淨值的基金,其實用性和預測準確性就更是......好,還是請來看看貝萊德世礦的技術分析,其實分析了也等於沒分析,你可以發現乖離率、PPO都已經超出到爆炸了,不管任何線圖都告訴你,現在是賣點而不是買點了。

有些人喜歡看基本面,喜歡看著指數,其實我研究了很久,也不知道貝萊德世礦到底該貼近哪個指數,因為他的持股變化是一直在更動的,好吧!我舉兩個指數為例,分別是道瓊貴金屬指數道瓊世界基本原料指數,這好像是普遍大家認為比較貼近的礦業原物料指數,看了指數的線圖也應該知道,接下來趨勢反轉向下的機率好像比較高。

如果靠著這些訊息,就毅然的全部贖回,會覺得心有不甘,怕贖了之後他還是漲個不停,少賺更多,但不贖,又怕之後又開始一路向下,不知何時方休。現在到底該不該贖,我不知道。就像問我他還會不會一飛沖天,衝破新高點一樣,這是只有天知道的事情,我會說不如誠心的搏個杯,看看媽祖婆的意思搞不好比較準。但我可以確定的是,現在絕對不是個買點,就算真的忍不住想買,也要小筆小筆、定期定額的買,至少要放兩三年心態的…

藝士無雙之台北市立交響樂團附設管樂團

圖片
今天去聽了「台北市立交響樂團附設管樂團」的音樂會(名字也太長了點吧?以下簡稱TSW,據說是Taipei Symphonic Winds的縮寫),演出地點對我來說是在一個很神奇的地方-在板橋的「台北縣立藝文中心」。板橋對我而言是個全然陌生的都市,這個TSW管樂團也是,我是第一次來,也是第一次聽,覺得十分新鮮。(據指揮說,這也是TSW第一次跨河到台北縣來演出,以往都在台北市就表演不完了...)


我以為,管樂團和(我上次聽的)弦樂團最大的不同之處是,管樂更考驗每位樂者吹奏的能力素質,不像弦樂團往往同一樂器編制都好幾人,或許還可以有「濫竽充數」的可能;管樂很可能一個樂器就一人或兩人(可能還各不同分部),也就是每個人都得獨當一面,每個音都馬虎不得。而且不像弦樂還有稍微「走音」的空間,管樂一吹不好或音不準,聽起來都非常明顯;還有就是管樂團更考驗默契,弦樂團拉的再爛可能還是有一定的音色節奏,管樂團若是沒有默契,聽起來很容易就是一片吵吵鬧鬧、嗶嗶趴趴的高分貝噪音(尤其是當具有眾多金屬製的銅管樂器時...)。

當然你可能會說:「爭什麼,不如摻在一起做交響樂團(Symphony Orchestra)!」交響樂團同時揉合了弦樂的浪漫和管樂的激情,自然是悅耳動聽的。但是我想,有各自獨立的樂團編制一定有他的道理,至於是什麼道理,還請音樂系的路過來幫忙留言解答一下,我也不是很懂。我只懂得欣賞,各自都有各自的聆聽樂趣,這是說不太上來的。


管樂團基本上是由木管樂器、銅管樂器和打擊樂器所組成。其編制通常不太一致,視曲目的需要而定,如果以音高來分的話,我大致這樣分:

高音樂器:長笛、雙簧管、豎笛、小號
中音樂器:薩克斯風、法國號
低音樂器:低音豎笛、低音管、低音薩克斯風、長號、上低音號、低音號

其中低音樂器通常都是比較不明顯的,高音樂器則很容易被聽見和注意,不足為奇。所以我對於這場音樂會一開始那 Bassoon 的獨奏就感到很有興趣,畢竟低音管的協奏曲很少見。而那位獨奏音樂家也吹的超棒的,氣非常地足。接下來的法國號獨奏也很不錯,她吹奏的是近代音樂家葛黎雷的法國號協奏曲(Horn Concerto),很有現代樂派的風格,她吹奏的音色非常舒服,音也很準(我記得練法國號的音感要很強,很多音高不一樣,按鍵卻是完全相同的音...),令我聽了心情完全放鬆,再加上又是上半場的最後一首曲目,所以我在第二樂章時忍不住…

[粉彩素描] 角面石膏像的練習

圖片
經過第一次筆觸的練習後,第二張緊接的就是直接畫石膏人像了,石膏人像也是我從小極難克服的心理障礙之一。因為我覺得人是最難畫的「靜物」,人臉的輪廓和五官對我來說太過細膩難懂了,更別說人的細微表情和眼神,更是難以捉摸。

還好這次畫的是「角面石膏像」(這是我自取的,我也不知道這稱呼正不正確),也就是人臉仍就是有稜有角的塊狀組成,我們不用像畫真的人臉一樣處理很光滑細微的表面變化,這種「角面人」的每一小塊狀大致上受光程度是差不多的,所以我們只要注意找好一個塊面的亮度,和鄰近的塊面做比較,再一塊一塊的往外畫就可以了。


以前看美術老師畫人像時都習慣會先畫個十字定好眼睛和鼻子的位置,再慢慢把臉部輪廓勾勒出來。但這老師也不吃這套,不准我們打草稿和畫任何輪廓線,一開始就要我們直接畫了。於是我從鼻子開始下手,花了很多的時間慢慢一塊一塊的抓比例、畫塊面,到臉頰、額頭,處理複雜的嘴唇和眼睛,直到下巴,這真的需要花很多時間和精神力來觀察。



事有輕重緩急,畫畫也要有。人的五官絕對是觀眾欣賞的視覺重點,值得花最多的時間處理這一部份,至於剩下的部分例如頭髮和底座,就是不太重要的部分,可以很快速的帶過。有了前一張的訓練後,這張下筆時就比較不害怕了。我為了把人臉畫得仔細一點,就會放大一點來畫,畫到後面發現下面的底座沒地方畫了,沒關係,老師就要我在下面就接了半張紙繼續畫。我覺得這也是很有趣的方式,因為一開始我就受限整張紙的大小,想把整個石膏像裝進去,就把會臉畫得太小,但其實畫紙都是可以接紙的方式繼續畫的,老師說,我應該試著的再大方一點、再放得開一點,嗯,我想老師是對的。


最後背景塗上一片白之後,就是簽名的部分了。別小看小小的簽名,簽名也是很重要的一個步驟,簽名寫的好絕對是畫龍點睛。簽的位置要讓畫面更穩定,大小和字體也都是要稍微設計過比較好看。經過一番思考過後,我還是中規中矩的簽了「Archer」和完成日期在左下角。




後來我再觀察一次石膏像,我發現他的嘴角是平的,甚至有一點點上揚,但我發現我的畫畫到最後竟然是微微下垂的,這可能也部分的反映了我的心境吧?老師說過好幾次:「畫畫看得出來一個人的個性唷!」「不需要和你交談,我從畫裡頭就能跟你對話,就能知道你是什麼個性、是什麼樣的人了。」起初我覺得哪有可能這麼神,但後來我馬上就被說服了。

我記得,老師覺得我畫的還蠻穩定的,到最後甚至都沒在指點我的畫了,她說:「從你的…

[粉彩素描] 第一次初體驗習作

圖片
上個月左右,我做了一個很突破自我的事,就是憑著一股想重拾畫筆的衝動,想去學畫。至於要學哪一種畫,我考慮了很久,畢竟上次認真畫一張畫也不知是十幾年前的事了,其實我最想學的是油畫和國畫,但是實在是怕能力不足,應該完全忘記怎麼下筆了,那就先學個最基本的鉛筆素描來打打底吧?!但我又怕太過無趣,最後考量上課時間和本身的能力,我選擇了「粉彩素描」這堂課來上。


「粉彩」又加上「素描」,完全搞不懂到底是用什麼媒材來畫,我對於粉彩畫的了解程度也是幾乎等於0。第一堂課我想大概還是會用鉛筆打稿吧,就自作聰明的帶了一盒鉛筆和軟橡皮去上課,到了才發現全然不是這麼回事,所謂「粉彩素描」畫的是靜物,大部分都還是石膏像(一聽到石膏像我就頭皮發麻,好專業好硬的感覺,我只是下班來調劑身心的呀!)根本也不用先構圖,前期初學者用的只有黑白,後期等到明暗掌握度高時,才會真正用各色的粉彩來作畫。(我學的這期前三張都還只會在黑白階段...)

然而,一開始初學作畫用的工具竟然是:粉筆+炭筆!你沒想錯,粉筆就是老師上課寫黑板的那種粉筆,如假包換,炭筆則是50元一大把的那種,各一支大約成本不到10元,就可以快樂的畫畫了。我還蠻喜歡這樣的,畢竟用最原始的工具來畫畫,感覺最真實。


教課的老師是個喝過洋墨水回來的美術老師,個性非常爽朗樂觀,講話鏗鏘有力。她做簡單示範時三兩下就畫得超美超逼真的,深厚的美術功力自然不在話下,但我覺得她講故事和道理的功力又遠比教畫還更厲害,聽她講的話都很有弦外之音,看似在形容畫畫,又像在隱喻什麼,每每都讓我思考再三,讓我覺得這比學畫還有收穫。簡單示範完後她就要我們各自拿畫架開始作畫了(什麼?這樣就開始了?我一點頭緒都沒有阿!我在畫第一筆時完全不知所措),爾後她都用口頭指點和描述,讓學生自由發揮,幾乎不幫學生畫的,這點其實讓大家都很苦惱,畢竟大家都是沒有美術底子的初學者阿!來這只是畫興趣的阿!怎麼一開始就這麼難阿?

老師這堂課的「經典名句」我憑印象稍微節錄如下:
畫畫的系統和語言邏輯系統不一樣,不要用左腦,要用右腦思考邏輯性越強的人,畫畫的感受力就越弱 (這是在講我嗎?XD)畫粉彩畫不是用粉彩紙 (原來我之前一直用錯紙了,難怪粉彩都吃不上去......)畫粉彩不是寫字,不能有線條,不能夠片段片段的勾勒 (一次要表達整個塊面)畫粉彩不能用拿筆寫字的姿勢,手腕手肘不能彎曲,用的是手臂的力量帶動 (她…

Nokia Qt Hands-on Course 研習課程心得

圖片
主管指派我去參加10/21這一天 Nokia Qt 的研習課程,地點是在很遙遠的宜蘭大學。我之前從來沒去過這間大學,查了一下原來是在我最不熟的宜蘭市,這樣晚上要怎麼去礁溪泡溫泉或去羅東夜市吃小吃呢?出發前又在猶豫到底該開車去還是搭車去?眼看著陰雨綿綿的天氣,這場雨不知嚇到何時方休,不管了,還是坐火車去吧!

後來事實證明我果然有先見之明,10/21也是梅姬颱風來台的日子,我恰好跑到宜蘭去見證了這百年罕見的水災,沒開車去是對的,車子開過去鐵定是泡水的,況且我買的又不是牛頭牌的「神車」(神舟?)可以當做水陸兩棲的潛水艇(見證神車的影片可以看這裡或在Youtube搜尋「凡那比颱風~淹水記」)。

略微遲到的到了教室後,發現人還挺多的,我想大部分是宜蘭大學資工系所的學生吧(畢竟是他們主辦的),就當主講的老師要開始開場白時,我向後一瞄,我的主管赫然出現了!!這可嚇壞我了,還好我旁邊的位置已經坐滿了,他就只能坐在比較偏後面的位置。

NOKIA在開場白的時候說到他們是芬蘭公司,北歐人比較隨性,天性浪漫自由(freestyle?),所以在他們自家的Symbian OS上一直沒有一套很完善的開發工具,一直到Nokia併購Trolltech後有了Qt......(我心裡OS:這是啥藉口阿?也難怪Qt還是這麼難裝...當初裝Qt_SDK再加上Nokia_Qt_SDK這兩套一起裝可折騰死我了...)

而他們這次請的是一家叫MOVIAL的芬蘭公司的Penk Chen(陳品勳)講師來做NOKIA的開發工具Qt Development Kit的教學,他可長得超性格的,穿一襲黑衣服又綁個大馬尾,猛一看我真的以為莊圓師父也來教Qt了,我一直很期待他講到一半忽然拿出小劍出來跳一段天帝Qt劍頓戰幻舞! XD

不過很可惜的他沒有跳頓幻舞,但他說話還是蠻幽默的,很多話都一直戳中我的笑點,只不過台下不是學生就是阿宅工程師,反應都很冷漠(我想主講人若換成隨便一位NOKIA的展場ShowGirl台下應該就會超熱烈的吧,哈哈)。然後花了整整一個早上竟然只是在安裝開發環境(VirtualBox+Ubuntu+Qt)和設定,這不是在來之前就要裝好的東西嗎?而且Qt SDK本來就有windows版的為啥要這麼麻煩呀?好吧!只好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為了Meego,因為據說SDK for Meego只有在Linux的環境下才有。…

我不喜歡...

圖片
我不喜歡這個世界

我不喜歡當一個了無生趣的軟體工程師

我不喜歡寫著一行行嚴謹又無聊的程式碼

我不喜歡超長的工時無法在下班進行個人的小小興趣

我不喜歡複雜的人心和虛偽的謊言
我不喜歡欺騙也不喜歡被欺騙
我不喜歡假道學的人

我不喜歡惺惺作態的人

我不喜歡有過份潔癖的人

我不喜歡某些有高傲嘴臉的有錢人

我不喜歡過度包裝的產品和過度化妝的人

我不喜歡住在天龍國就自以為高人一等的人

我不喜歡說話中英夾雜喜歡裝歪果仁假ABC的人

我不喜歡拿著手拿著iPhone或Mac就覺得比別人高尚優雅的人

我不喜歡青椒、南瓜和杏仁茶

我不喜歡的事情可多了

...





儘管如此

只要讓我遇見一個我喜歡的人

而她恰好也喜歡我

那麼

我想

我就會開始喜歡這世界的一切了

吳牛喘月之愛的代價

圖片
還記得在劉義慶的《世說新語.言語》有一篇是這麼說的:

滿奮畏風。在晉武帝坐,北窗作琉璃屏,實密似疏,奮有難色。帝笑之。奮答曰:「臣猶吳牛,見月而喘。」

這故事是說,晉武帝的臣子滿奮很怕冷,有一次他看到琉璃窗外頭的寒冷景象,即使知道琉璃窗很厚實,不會透風,仍不由得打起寒顫。武帝看到了就笑他,滿奮便很不好意思地回答:「我像吳牛一樣,只要見到了月亮就會氣喘吁吁。」

這裡頭又用了一個典,出自漢.應劭《風俗通義》:「吳牛望月則喘,使之苦於日,見月怖,亦喘之矣。」

原來江南吳地的水牛,長期吃過烈日灼身的痛苦,以後每當看見月亮,會還以為是太陽,便不由自主的氣喘吁吁起來。這也就是「吳牛喘月」這句成語的由來。



日前有位飽受情傷之苦的朋友找我,我便把這個故事告訴他。他很聰明,一點就懂,可是懂歸懂,我知道那份愛情的凌遲還是正在千刀萬剮的折磨著他。


情傷的痛苦,百轉千迴,柔腸寸斷,只有受過之人方能領略。

水牛尚且如此,何況人類?人們對於刻骨銘心的傷痛總是難以忘懷,更有些自虐的人根本就喜歡這種悲苦的感覺,甚至喜歡不時的舐著傷口,不讓它癒合。

一個人承受太難以負荷,於是,開始訴諸於朋友,試圖從身邊的親友尋求慰藉。可惜的是,對於正處在幸福、或沒有類似經驗、或無法感同身受的朋友,他們的安慰儘管再多再真誠,也只能淪於浮光掠影的表面。「他對你這麼壞又愛劈腿,早分手早好...」「感情這種事本來很難說的...」「唉!你們沒有緣份啦~」其實這些安慰的話從他們口中吐露出來,他們自己也很臉紅心虛,因為他們詞窮,因為他們自己也不知該從何說起,因為關於「緣分」二字本就是虛無飄渺的東西,諸如此類的安慰話語根本就是不負責任的敷衍。

如果是我,我會對他說:「這就是愛的代價,請慢慢品嚐。」現實是,愛情有酸甜苦辣,你不能總期待永遠都是甜蜜的部分。愛情這項「投資」是全世界風險最大的投資,押對寶了,有可能讓你有取之不竭的幸福;一旦押錯了,也有可能讓你一夕之間血本無歸,所有付出的心血付諸流水,任憑你哭著找誰索賠都沒用,而且通常越是繼續凹下去損失越大。


我不知道這頭「吳牛」還要「喘月」多久,但我相信,無論傷痛有多久,如果你是一個夠成熟夠好的人,最終都會被一個懂的人所珍惜。

很多人都經歷過如此遭遇,但只要能振作起來,終究都會獲得幸福。不要再想、不要回首,當有一天當往事都真正塵封時,便是重新開始之日。

那時,你將知道,那一切走過的傷痛的…

花花花花花博會我來了

圖片
文章標題不是跳針也不是裝可愛,而是我要遙相呼應花博暖身曲的歌詞,其實有關花博一切的紛紛擾擾和口水戰,不是在一株20元的空心菜,更不是那無論師生警察都要跳強精補血的花博舞,而是早從一年前的這首「花博暖身曲」就開始了。



2010花博暖身曲
詞曲者:鍾弘遠

二0一0 二0一0
哼啊ㄏㄟ --------------
臺北 臺北 國際花卉博覽會 國際花卉博覽會
二0一0 二0一0
花花花花 花花花 花花 哼啊ㄏㄟ --------------
臺北 花的博覽會
臺灣 臺北 臺灣 臺北 臺灣 臺北 臺北
花的博覽會
二0一0 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
臺北 臺北 臺北 臺北 國際花卉博覽會

回想去年這首驚世駭俗的歌曲一出,馬上就引起廣泛討論。駑鈍如我,我還真的無法欣賞台北市政府的美學考量。

網路上最近流傳著兩篇很熱門的花博文章,一篇是「陳文茜:從花博看台灣」(不得不說這藍底白字的網頁實在很難看,你是怕人家不知道你是藍軍嗎?),另一篇是某網友針對他而寫的「花博是什麼世界? 什麼第一?」(我認為這篇文章反駁的論點和力道我覺得也不是多高明)很好,各有其觀點,各位看官請自行斟酌思考。花博還沒開始,衍生的弊案就層出不窮,實在也太丟人了,不過我不喜歡談政治,所以就此打住。

花博目前唯一影響我的一件事,就是妨礙了我去台北市立美術館看展覽的路線,當我七月去看「北美費城美術展」時,原本從捷運圓山站下走一下就到的美術館,卻由於花博展館的施工,封閉了酒泉街,從玉門街到美術館得繞上好大一圈,非常擾民。我還將施工圍牆上的地圖給拍了下來,有圖有真相:




但是,就事論事,我很喜歡花博展館那充滿設計感的建築和景觀。如果有來生,我最想當的是一名出色的建築師和景觀設計師。就憑著這點,我對於花博會還是充滿著期待。

於是,我早早就買了花博會的門票,早在六七月,我就利用前公司補助的旅遊經費買了兩張花博一日券,雖然我也不知道誰有意願肯跟我去看,不過只買一張實在太可憐太孤獨了,搞不好還會被同事笑,所以我還是一口氣買了兩張。

眼看花博會真的要開始了,無論這是150億花錢花很大的花博,還是北(七)市府花轟的花博,花飛花舞花滿天,我想,我應該還是會去看他一遭的。

希望到時看完後,再用我所聞所見所感,記錄一下囉!


2010/11/04 updated:
在此分享一下兩個延伸閱讀:

花博玩得巧/瀏覽四大展區 票價、開園資訊在這裡!花博玩得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