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皮克斯


強烈建議看過的、沒看過的朋友們都先看完這段《瘋皮克斯》影片簡介再看文章!

自從北美館八月初開始有這個「皮克斯動畫20年」展,開始掀起一股全民「瘋皮克斯」的運動。大朋友帶小朋友,男友帶女友,熟悉皮克斯的,不熟皮克斯的,無論大大小小男女老幼,通通都不斷地湧入這個窄窄的門口,彷彿沒去看過就是跟不上流行似的。尤其是越到展期截止前的假日,人潮越是爆滿,如果你是在十月後的假日才去排隊欣賞的,你應該懂我所說的感受。


雖然我的票早在四個月前就預購套票了,但是秉持著「人多的地方不去」的原則,我就是不喜歡去湊熱鬧。眼看展期又快要截止了,好幾次想去看,都千里迢迢到了門口了,又被排到馬路上的上千人潮給嚇到而作罷(絕不誇張!)。而回到家後又萬分惋惜,望穿秋水,不知何年和月才能得償所望。直到上週我作了一個關鍵的決定後,終於能一償夙願了。



這個關鍵的決策就是--請假去看!沒錯!既然假日總是要排成千上百個才進的去,索性請一天假利用平日去看,人潮總該會少一些了吧!事後證明我的如意算盤是成功的,我利用上週五的下午前往參觀,果然排隊的人潮大減。但是仍舊棋差一著,少算一步,那就是--不該開車去的!出門前我還信誓旦旦的和老弟說,北美館後面有免費停車場,可以開車去,但是忘了停車場位置極少根本不夠停!公告有講我們都沒有在看,活該!結果害得老弟從門口到停好車這不到200公尺的距離,他約停了兩小時多!真的是很慘!如果是搭捷運來的話,兩小時多我們應該早就看完回家了吧!


簡單俐落、藍白色調的Pixar展覽旗幟



在老弟停車的同時,我先跑去幫他買票,我在一旁望著迂迴的排隊動線和參觀的民眾們,一對對人們興致勃勃、有說有笑時,我看著他們臉上滿心期待的表情,竟有種說不出的失落感覺。不斷的打電話給老弟確定他還要停很久,就決定先去看二三樓免費的展覽順便等他了。二樓展的是「25年典藏精粹」,這個展覽我在上次來看龐畢度時就有大略看過了,是北美館典藏作品的精華之作,表現出台灣自日治時代至今的美術發展沿革,和不同時空不同背景所煥發的人文精神,其實很有可看性,作品本身也很具有台灣本土的在地特色,但我猜想在皮克斯展無比強大的吸引力下,會願意走上樓梯看這個展的人應該少之又少吧!



上樓後,果然不出所料,裡頭的民眾不超過20個吧,我從走廊向下望,跟一樓萬頭鑽動的景象對比,感覺格外的諷刺,這裡真可說是門可羅雀。我很幸運的還遇到了親切的現場解說阿姨,後頭跟著四五個看起來像高中生的年輕男女,我趕緊跟了上去聽著講解。透過簡單的解說,我更能體會這些台灣早期的藝術家所要表現的意涵。其中我對黃進河的那幅《火》印象很深,偌大的畫布以油彩塗料、大膽鮮豔的對比色做作者對台灣意象的摹寫,真的是很「俗又有力」,也令我想到台灣特有的廟會、電子花車、八家將等等在地文化。而侯俊明的《搜神記》系列畫作更是讓我開了眼界,暗藏在某個展區的小隔間裡,門口還有「十八禁」的告示,進去後是別有洞天,有些「怪力亂神」的神怪和註釋,天馬行空的想像,男女的性徵做大剌剌的特寫。我在裡頭很仔細的閱讀完每一個字,算是另類的驚世警語,對時下輕浮紊亂的男女關係作極度的諷刺,挺有趣的,如果有緣見到可別錯過了。



至於三樓展出的是「上海故事」和「創新水墨藝術展」,三樓更是冷清,大概含工作人員還不到十人吧。不過這樣我反而喜歡,我本來就很喜歡水墨畫,這些跳脫傳統水墨畫的作品,有撕貼、拼貼、火燒、拓印、指印等等,算是徹底顛覆我對水墨既有的印象,也才知道還有這麼多的表現技法。而我原本想一幅幅畫慢慢看個過癮的,但是三樓人實在太少,冷氣實在是太冷,當我坐著欣賞水墨展的「字球」影片時,冷到我都發直抖了,只好趕緊下樓取暖。


門口的小小排隊人潮(排到這裡應該恭喜你!表示你離入口不遠了!)




好不容易等到老弟停好車進來,此時發現人潮剛好是最少的時候,很幸運地,稍微排隊一下就進場了。若看過文章最上面的短片簡介,展場裡的細節就不再多「雷」了,我身為皮克斯的粉絲,進去看著由設計角色、故事構想,到設計整個世界、藝術風景、定色調、決定打光等等細節,鉅細靡遺的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的展現出來,真的是從頭佩服到尾,除了大感動還是大感動!可別以為一部電腦動畫電影從頭到尾都是由電腦動畫完成,事實上他們一開始都還是堅持用傳統的手繪來設計、討論,而一切還是以「有趣的故事」為最大的前提,沒有引人入勝的故事劇本,一切免談!至於電腦繪圖是很後面很後面的步驟了。有句話是這麼說的:

A Pixar film is driven by the story, technolgy is a means, not an end.
(皮克斯電影以故事為導向,科技是種手段,而非目的。)

我好愛好愛這幅粉彩畫唷!(這幅展區有展出,原畫作尺寸其實很小!)




展覽的作品表現方式有傳統的鉛筆、炭筆、素描,到用麥克筆、粉彩、拼貼、壓克力顏料,還有最後少不了的電繪,每一種素材和技法都是美到誇張,甚至懷疑這些手稿是「為畫而畫」而不是為了要製作電影而畫的,這些過程本身就是一件件藝術品,因為實在是太完美了!其中我看了最久的是一幅《海底總動員》的炭筆素描,光影的掌握度真的是「已臻化境」的功力,用炭筆把深海裡的世界畫得好神秘好美,尤其是陽光由上而下投射進海平面的感覺,畫得既自然又立體!我還觀察這位畫家的所有作品幾乎都是炭筆素描,真的都很迷人!好想飛去美國向他拜師學藝唷!另外值得推薦的是皮克斯的所有粉彩畫,粉彩本身就給人一種樸實安定的感覺,不經精雕細琢,卻是值得玩味再三。皮克斯的粉彩作品筆觸平塗得超自然的,且每塊色塊的運用都無比精準,你彷彿可以感受到光影自然的投射、空氣在其中順暢的流動,我看了真是完全折服,嘆為觀止!我不禁想起我小時候也曾畫過粉彩畫(有圖有真相),但是無論我怎麼畫都畫不出古樸有趣的氣氛和立體的感覺,唉!資質差太多了!真是令人不勝欷噓!


國中美術課時的粉彩畫靜物寫生習作(獻醜了...)



最後還是要提一下本展的重點「幻影箱(Zoetrope)」,利用肉眼視覺暫留的原理,以每秒十八格轉動加上四周的閃光,造成幻影箱內角色連續動作的錯覺。但既使背後的原理再簡單,第一次看還是會直呼神奇,我看見旁邊的小朋友們瞪大了眼睛,趴在玻璃前,一直「哇~哇~」的鬼叫,也不能怪他們,有親眼目睹的人們一定也會深深的被感動吧!再次強調,幻影箱和最後出口前的小短片動畫是本展的精華濃縮,這兩個是絕對不容錯過、絕對必看的重點!


幻影箱帶給人們無窮無盡的想像、歡樂與感動


在親自看完展覽後,我終於瞭解為什麼看過的人們會有「很好看」和「很難看」的兩極化評價了!覺得「很好看」的人大部分像我一樣是Pixar死忠粉絲,少部分是在人少的時候去仔細看而有所感動的;覺得「很難看」的人除了少部分是對皮克斯沒特別喜愛或甚至沒看過每一部電影的人外(我在現場聽到很多人在問「衣夫人」是誰?),很大的原因是在人太多的時候來看的。這些手繪畫稿、故事板、分鏡設定等都是很片段、很小幅的作品,如果人一多根本擠不到前面去仔細欣賞細節,走馬看花的結果只看的到一堆人頭竄走,當然會覺得索然無味。所以主辦單位控制進場人數是絕對有必要的,只是會對不住外面苦苦等候排隊的人們了。


看完展後別忘了去角落蓋紀念章唷!



最後我提供給最後兩天假日還想要進場觀看的朋友一些重要的看展攻略:
1. 如果你還沒買票(現在各大售票管道都停止售票了),想到現場再買票的人,建議你可以取消去看的念頭了
2. 最好在北美館開門前(九點前)就去排隊,畢竟早起的鳥兒還是比較有蟲吃
3. 進去看展時,建議走相反路線:先衝到最後看影片、幻燈箱等動態的展區,再回到前半部慢慢看畫稿、模型等靜態的展區
4. 如果你還是覺得意猶未盡,或根本還沒看到展覽,還有機會!只是要跑遠一點,「聽說」12/8起會繼續在高雄展出!



有學者曾這麼說過「美術館辦這種展覽,迎合大眾口味是種自甘墮落!」,我覺得這真是很弔詭的邏輯,弔詭之處在於,如果這句話是從一般民眾們的嘴裡說出來,我會覺得真是超有哲理的!但是若是從學院派的學者口中說出,我會覺得真是自以為是、自大狂的胡言亂語。不知道各位覺得呢?

更多照片請看:這裡


延伸閱讀:

皮克斯動畫20年展官方專屬網頁 http://online.tfam.museum/pixar/

皮克斯動畫20年展官方部落格 http://pixar20.blogspot.com/

皮克斯講壇 :動畫藝術與藝術家

Pixar 動畫師 Cameron Miyasaki 的個人訪談

市調報告:皮克斯動畫,國人最愛「怪獸電力公司」

推到 Plurk!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交車篇] 交車驗車注意事項大全

有關C語言的static用法

[購車篇] 新車購買要訣與菜單分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