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蝴蝶-晁沖之

目斷江南千里,灞橋一望,煙水微茫。盡鎖重門,人去暗度流光。
雨輕輕、梨花院落,風淡淡、楊柳池塘。恨偏長。佩沈湘浦,雲散高唐。

清狂。重來一夢,手搓梅子,煮酒初嘗。寂寞經春,小橋依舊燕飛忙。
玉鉤欄、憑多漸暖,金縷枕、別久猶香。最難忘。看花南陌,待月西廂。


##CONTINUE##
我很喜愛這首宋詞,將心中百轉千迴的思念之情做細膩的摹寫。從「目斷」破題,遙望灞橋,縱然目光千里只得一片渺茫,「盡鎖」將渺渺煙水狠狠阻隔開來,原來是「人去暗度流光」。自故人離別後,暗自孤寂的虛度時光,想來不禁黯然神傷。

「雨輕輕」這句是巧妙的過門,自然的引領讀者、悄悄的將時光帶回過去。緬懷當初江南庭院景致,往日相處的種種旖旎風光,思愁翻騰而恨不可得。「佩沈湘浦,雲散高唐」是借代兩個用典(鄭交甫漢皋佩亡、楚襄王雲散高唐),兩個典故都是說明因為與情人分手後,深深鬱鬱的離愁。

「清狂。重來一夢」過片亦是一絕,原來上述心緒皆為夢中虛景,一切不過是清狂一夢,佳人美景只能在夢中奢求,夢醒後徒留遺憾與不捨。只好搓梅煮酒來排遣寂寞,在如此風光明媚的初春,應是萬物蓬勃而長的美好季節,「小橋依舊燕飛忙」,卻是景物依舊、物是人非,輕描淡寫,娓娓述來、卻處處哀傷。

最後幾句,也是我最熱愛的幾句,「玉鉤欄、憑多漸暖,金縷枕、別久猶香。」這主角與其說是作者,不若說是遠方的佳人,作者設想遠處的佳人應也飽受思念之苦,愁緒難耐,或登臨憑欄送目,期待良人歸來,憑久而玉欄漸漸生暖;或無聊回房,睹物思人,良人枕上餘香又牽引出一縷相思、萬種柔情。看花謝月落,愁緒無處可寄,低迴不已。

現今的我也正體受這千刀萬剮、無孔不入思愁的蠶食鯨吞。儘管皮相外看來我是益發健康、正向積極,但體內的愛恨交雜、酸苦掙扎、無時無刻不在侵蝕著我的片片真心。惆悵,無法可解;思念,無所遁形。愛,真的很深。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交車篇] 交車驗車注意事項大全

有關C語言的static用法

[購車篇] 新車購買要訣與菜單分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