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 那仨

2005年攝於永安漁港



在我年少輕狂的時候,喜歡的是那個充滿男子氣概的男子。隨意亂抓的髮型,不修邊幅的穿著,滿臉的鬍渣,一副世界崩塌也毫不在意的迷濛神情。

我喜歡在校園漫步時,可以搆著他那毛茸茸、粗壯的手臂;我喜歡吻著他時臉頰刺刺的觸感,還有那唇齒間滲發出的煙草味。

他不愛說電話,所以我總愛傳簡訊給他,上課傳、下課也傳,見面前傳、見完面也傳,深怕自己任何片刻的愛慕心思他不瞭解似的。

只是一向惜字如金的他,回覆的字數與次數總不成比例。但只要有回那短短數字,那怕是一個「好」「晚上見」,都足以令我臉紅心跳、狂喜不已,不斷的翻弄著手機,將它看了一遍又一遍。

我總是費盡心力的去和他見面,絲毫不浪費任何一個可以相處的片刻。見著面時他總是對我不理不睬,自顧自原先的活動,但,這又有什麼干系呢?只要出現在我眼前,我摸的著、抱的到,那就夠了呀!


直到有一天,他淡淡的對我說,他從來沒有把我當成女友,請我不要自作多情。他也愛上了我學姐,昨晚和她睡了,這不是第一次,更不是第一位。我瞪大了眼睛,整整難過了三天,那是個沒吃沒喝也沒闔眼的三天!三天過後,我揉揉紅腫的雙眼,告訴自己,他從來都不屬於我,我也從來都不屬於他,我們本應擁有著各自的人生,而我更應該有嶄新的生活。

※※※※※※※※※※※※※※※※※※※※※※※※※※※※※※※※※※※※※※


在我正值花樣年華的時候,喜歡的是那個充滿才氣的男子。他長得很乾淨、高瘦,不帶任何威脅性的那種。有時陽光得令人感覺無比地溫暖,有時又憂鬱得令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好好疼惜。

他真的很有才華,幾乎什麼事情他都懂一些。他讀過的書大概比我多了百倍不止,他常唸古文,卻會寫新詩。他喜歡音樂,熱愛藝術,認真的寫起文章來會令人讀來為之鼻酸,但是他讀的偏偏又是理工數理專業那一類的,而且成績並不俗。

我好崇拜他唷,在我眼中一直認定,他是在遠方閃閃發亮,遙不可及的男子。當他為我寫詩,為我作畫,跟我表白說他喜歡我時,我幾乎感受到人生中最不可思議的奇蹟降臨。

很快的我愛上了他,在一起時非常的甜蜜,我確信我們是相愛的,我第一次體會愛情的魔力,不再是之前單方面付出的愛,我真的感到好快樂!

但長久的相處過後,我發現他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有自信,很多話題我不懂,他也選擇不和我分享。我們彼此的心彷彿被一道看不見的牆所隔閡,我看見他面對我才勉強擠出來的上揚嘴角,我發現我的嘴角也是上揚的勉強。

他心中似乎藏著一些不肯透露的秘密,我不理解他,他也不和我說,我也就不問。相對的,他也從不過問我心中積累的委屈。

「我一定不是他最愛的那個人,他的心裡一定還再想著別人」沒錯!一定是這樣,不然他有什麼好不滿足的呢?

他什麼都好,就是對我不夠好。我們開始有些爭吵,我承認有些時候是我無理取鬧,但無非只是期待他對我回復當年的關愛。有時我也低聲下氣的試著討好他,無論我怎麼做,他好像還是沒有很開心,漸漸的,我覺得我累了,我真的好累噢!

直到有一次,我設法以當初那崇拜的眼神望向他,卻發覺他對我而言,已不再閃閃發亮了,當我驚覺到這一點時,才發現多年來的愛慕已經磨成了一種習慣,他還是沒什麼變化,變的是我,我已找不到繼續愛他的理由。因此,我下定決定離開他了,雖然有些不舍。

※※※※※※※※※※※※※※※※※※※※※※※※※※※※※※※※※※※※※※


在我成熟自主的時候,喜歡的是那個溫柔多情的男子。起初我是沒有注意到他的,但他就像很有耐心的老者,總是不疾不徐、靜靜地等待著機會。他似乎有著超乎實際年齡的成熟,總是善解人意的照顧周遭的每一個人,我欣賞他的熱心與正直。

每次我茫然不知所措時,他總是適時的出現並提點著我。就這樣,他的身影一點一滴慢慢滲透進我的生活,等到我發現時,他的微笑模樣,已經佔據了我睡前大部分時間的想像,他就這樣輕易的擄獲了我的芳心。

他總是不用我操心,知道了我的過去後,他說他好心疼我,不需我做任何付出,我所要做的,只要好好享受他給的愛就夠了。每天一睜開眼,總是會聞到早餐溫熱的香氣,大部分都是他早起買好的,有時甚至是他親手做的。每當烈日當頭,我正覺口乾舌燥時,桌上總是會出現冰涼的飲料。他總是如此貼心和細心,不時的送我小禮物、給我小驚喜,安排著每一次約會的細節,規劃著下個月要去哪裡旅遊,我的世界因為有了他而變得無比精彩。

他曾說,遇見我是這輩子最美妙的事情,我是上天給他最珍貴的恩賜。他又說,他會努力把握每分每秒的幸福與擁抱,握緊我的手,絕對不再讓任何遺憾發生。我願意選擇他而放棄前男友,我願意追隨他到天涯海角,我願意為了他和家人抗爭到底,我願意為了他付出我的一切所有。他不只一次的輕聲問我「妳會不會後悔?」我總是眼角泛著淚光,大聲的說「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永都不會後悔!」他總是從身後緊緊的將我抱個滿懷,我也總是會滿足的破涕為笑。

這半年來,我發現他對我越來越冷漠,雖然溫馨接送、愛心早餐等等甜蜜舉動一樣不缺,但是從我敏銳的第六感察覺的出來,「嗯,他一定哪裡怪怪的!」我偷偷的檢查翻弄著他的簡訊、他的網誌、他的Facebook、他的MSN對話紀錄,都絲毫沒有半點異樣,是我多心了嗎?

我沒有因此而放心,我開始魂不守舍,我開始歇斯底里。就像惡性循環一般,我們的口角變多了,我們的爭吵更激烈了。直到此時我才發現,平日溫文儒雅、待人無比親切的他,原來發了脾氣就像變了一個人,會以惡狠狠的眼神瞪我,手心握拳作勢要向我這飛來,雖然沒有真的傷到我,我依舊感到非常害怕,打從心裡發抖的那種。

最後,在一次狂風驟雨的大吵過後,他情緒似乎有些失控、忍無可忍了。等到他冷靜下來後,才漫不經心的隨口一提,他的地下情已經持續了將近一年,他不想瞞我,只是不知道怎麼對我開口。我方才恍然大悟,原來愛上一個愛情高手、偷心大聖,盡情享受對方的付出之後,最終還是需要付出慘痛代價的,而且是連本帶利、一次償還完畢,半點也不由人。

2008年攝於花蓮車站

就像搭著由北而南、再由南至北的自強號一般,回憶如窗外兩旁的景物不斷的出現、後退、模糊,出現、後退、模糊。當我走出月台,在昏黃的街燈下,看見遠方有個熟悉的背影,靠在熄了火的機車座上,靜靜地等待著迎接我的出現。這一幕,我彷彿又似曾相似......。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交車篇] 交車驗車注意事項大全

有關C語言的static用法

[購車篇] 新車購買要訣與菜單分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