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白馬帶著她一步步地回到中原。
白馬已經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終是能回到中原的。
江南有楊柳、桃花,有燕子、金魚...漢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儻瀟灑的少年...
但這個美麗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國人那樣固執:「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這是金庸短篇小說《白馬嘯西風》的結尾。我在看完了三卷黃易的《尋秦記》後,忽然很想再重讀一次金庸的小說,由於最近工作實在是異常的忙碌,於是便揀了最短的這一部來看,不看還好,一看又深深的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尋秦記文字敘述都較短,比起金庸是好懂得多,但比較起來,好像還是推崇金庸,畢竟他的文句雋永多了,意味也較深遠,你覺得呢?」一位好友曾這麼形容著。

武俠小說,我自己私自把他分為「古典武俠」和「新武俠」,金庸、古龍、梁羽生等這些自然屬於古典武俠,黃易和其後所出的類武俠小說自然屬於新武俠,古典武俠格局涇渭分明,通常都描寫主角闖蕩江湖的經歷;新武俠則天馬行空,格局章節自由靈活不囿於俗套,大抵新武俠都多了點玄妙的成分。我很同意好友的說法,但是並不是說黃易的武俠小說就不夠好,畢竟他開創了一個新的格局,也是一代宗師。但金庸成為經典終究是經典,只論武俠部分的話,或許不分軒輊,但論主角個性摹繪、情愛刻畫等等部分,能像金庸小說寫的這麼活靈活現、彷彿躍然紙上的,恐怕也只有金庸一人了。

這部《白馬嘯西風》被隱於《雪山飛狐》後面,短短六萬字不到,少人述及討論,或許連忠實讀者亦不太有印象,但這部卻是金庸傳統武俠中風格最迥異的一本,幾乎沒有武俠成分,而是純粹的抒情愛情式的小說。一言以蔽之,寫的是主角李文秀和她的青梅竹馬蘇普的愛情故事。在茫茫沙漠裡,李文秀的父母為了爭奪一張古高唱迷宮的地圖因而雙亡。小女孩攜揣著地圖,馳馬逃亡,被一位老人計爺爺所救。後來她在哈薩克的草原上長大,趕過羊群,聽過天靈鳥歌唱,和蘇普一同玩耍,卻因哈漢民族身份不同的衝突,她漢人的身份被排擠仇視,與蘇普漸行漸遠,數年後她偶然間找到了高昌迷宮,知曉了故事經過,而後孑然一身重回江南,空餘無限相思。

就是如此簡單平常的故事,沒有驚心動魄的打鬥場面,沒有大情大義的俠骨柔情,沒有生死離別、盪氣迴腸的愛情,卻比任何其他的金庸故事更深深的打動我。李文秀的性格並不討喜,沒有金庸刻畫其他江南女子的俏麗柔美,頂多只能算是自然純真、善良正直,甚至可說是相當倔強、近乎固執,但不知為何,我就是很喜歡這種敢愛敢恨個性的女孩

當她懵懂的邂逅了蘇普後,為了救蘇普手中的無辜小鳥,將母親的唯一遺物玉鐲給了蘇普當作交換條件時,情竇初開的她的一顆真心早已暗許了他。而當時光流轉,十年後的偶然重逢,女扮男裝隱藏身份的李文秀,心情複雜又毅然決然的救了蘇普的未婚妻,躲在另一處怔怔的望著心上人,這段文字實在讓人黯然:

男裝的李文秀終於還是忍不住問:「如果她的墓上裂了一條縫,你會不會跳進去了。」
蘇普爽朗笑道:「那是故事中說的,不會真的是這樣。」然後握緊了未婚妻阿曼的手。
文秀又道:「那只玉鐲子呢,你帶在身邊麼?」
蘇普答:「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早就打碎了,不見了。」


她深深的藏起自己對他的愛戀,靜靜的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在那個曾經是他們坐過的位置,和別的女孩情話綿綿。她渴望擁有、渴望被疼愛、深愛著蘇普的心讓她不能自己,遺憾、惋惜、不捨,糾纏而成的心結成了一輩子的痛。李文秀的愛是如此悲哀、如此無力、如此的無可奈何,孤零零的一個人來到草原,又孤零零的一個人回到中原,一生就只鍾愛一個蘇普,卻只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至愛和別人相愛相戀。她不是沒有機會的,卻只是因為種族的誤會而讓她們分離。每讀一次,掩卷低迴,都為她傷心不已。

我不禁想起《神雕》的結局「明月在天,清風吹葉,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淚珠奪眶而出。」郭襄的愛情只存在於少女時期,最後也只能隱居峨眉,終身青燈古佛相伴。不禁想起阿朱與蕭峰的「塞上牛羊空敘約」最後卻捨身讓蕭峰錯手打死。想起李莫愁身亡時哀唱的「問世間情是何物...」,想起小昭答應回波斯時為張無忌最後一次梳頭的那幕,想起楊過等了小龍女16年後仍失約時「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的悼妻之詞。想起胡斐眼睜睜看著程靈素為他吮毒直到毒發身亡與段歌詞「小妹子對情郎─恩情深,你莫負了妹子─一段情,你見了她面時─要待她好,你不見她面時─天天要十七八遍掛在心」。但這些生離死別和李文秀這種輕輕淡淡、卻是一輩子無解的苦痛相較,似乎我仍比較為後者所動容。《白馬嘯西風》短短六萬字寫盡了這種人世間最苦痛的情感:史仲俊愛著上官虹,上官虹卻愛李三;馬家駿愛李文秀,李文秀卻愛蘇普;李文秀愛蘇普,蘇普卻愛阿曼;桑斯兒愛阿曼,阿曼卻愛蘇普...。當真是錯過之後才懂得深深珍惜?當真永遠得不到的才能在最後變成無暇完美的回憶?難道這種不完美才是愛情的本質?下面這段文字真的是寫得太深刻了:

李文秀嘆了口氣,將索圈從阿曼頸中取了出來,說道:「蘇普喜歡你,我......我不會讓他傷心的。你是蘇普的人!」說著輕輕將阿曼一推,讓她偎倚在蘇普的懷裡。

蘇普和阿曼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齊聲問道:「真的麼?」李文秀苦笑道:「自然是真的。」蘇普和阿曼分別抓住了她一隻手,不住搖幌,道:「多謝你,多謝你!」

他們狂喜之下,全沒發覺自己的手臂上多了幾滴眼淚,是從李文秀眼中落下來的淚水。


李文秀在找到高昌迷宮,聽了老人說的高昌古國和大唐的故事(大唐征服高昌欲宣揚其文化)後,也有所感嘆:「你心裡真正喜歡的,常常得不到。別人硬要給你的,就算好得不得了,我不喜歡,終究是不喜歡。」李文秀的固執個性就像高昌古國一樣,大唐硬要「蠻夷之邦」接受大唐文化的薰陶,大唐文化固然不錯,可我高昌國偏偏就不喜歡,我們有我們的文化與信仰,為何要強人所難將自己的喜好強加於人呢

這部小說中,李文秀的一段自問句始終縈繞在我的心中:「如果你深深愛著的人,卻深深愛上了別人,有什麼法子?」是阿,有什麼法子呢?一點法子也沒有呀!沒錢我可以努力賺錢,缺乏某種能力我可以拼命去學習,人生幾乎所有成就都可以用盡一切心血去努力換取,唯有這件事,你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你可以討好他,守候他,甚至可以殺了他,可他偏偏就是不喜歡你,你能拿他怎麼辦?

我的心一旦給了你就不會再給別人,那怕你愛上別的女子,那怕此生再也無法與你相見,那怕從此伴隨青燈古佛。我的心給了你你可以不要,但我只管我自己愛你,這可與你無關。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推到 Plurk!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交車篇] 交車驗車注意事項大全

有關C語言的static用法

[購車篇] 新車購買要訣與菜單分享文